【青春足跡】馬鑫:我也要去摘星星,哪怕去的路上荊棘滿地

發布時間 :2016-03-26  閱讀次數 :1573

人物白描 馬鑫 生命科學技術學院 生物技術 本科生

       他來自江蘇如皋,一個被稱為“世界長壽之鄉”的江南小鎮;他在高中成為直推生而進入交大;他是F1308001班團支書,是上海交通大學英式橄欖球隊隊員;他還是2014-2015學年國家獎學金獲得者、2013-2014學年光華獎學金獲得者、2013-2014學年校三好學生。他,就是生命科學技術學院生物技術系的馬鑫,一個對科研懷著滿腔熱忱的理想主義者。

以夢為馬:追夢的道路永不休止

       馬鑫總是懷揣一顆好奇心,所以生命科學這個充滿未知的領域自然讓他著迷。從初中生物課上開始接觸生物,他就不停地產生問題,而且想方設法地要搞清楚。被交大預錄取時,馬鑫把生命科學作為自己的第一志愿,算是訂好了“探索生命號”列車的單程票。就這樣,他來到了交大,來到了生命科學技術學院。   

       自大一上學期寒假開始,馬鑫就進入實驗室學習。寒暑假期間,他也都泡在實驗室,直到實驗室師兄師姐都回家了他才離開。大一下,馬鑫報名參加了生物信息學的PRP項目。那時,他還初入生物領域,對信息技術也不大了解,但經過半年多的努力,最后結題時,個人獲評優秀。同時,馬鑫還在馮雁教授課題組做理科基地項目,后來又申請成為第九期大創項目,項目跨度一年,最后獲得項目升級。大一、大二課程比較多,他依舊堅持著生物信息學、酶學的科研項目。問起以后會做什么方向,馬鑫表示對生物各個方向都挺感興趣,但知之甚少,尚不能做出肯定回答。目前有兩個領域傾向,一個是癌癥、免疫方向,他希望加入攻克癌癥的隊伍中去,用自己的力量來促進人類的健康事業;另一個是神經科學,他覺得生命科學中最神奇的就是大腦及其意識了,很小的時候就對“自我”產生疑問,他一直希望找到“我是誰?”的生物學答案。   

盡力做事:做就要做到極致

       馬鑫總是會拼盡全力,“很給力的隊友”,這是熟悉他的人對他的評價。體育課測1000米,平時沒怎么鍛煉的他能全場領跑,跑完之后跨上自行車都會小腿抽筋;測引體向上,他一鼓作氣做了18個,結果手臂疼了一個星期。他平時喜歡團隊協作的球類運動,每次打比賽,他都似乎有用不完的力氣,全場跑,同學戲稱他“球場小瘋狗”。由于體育課上的表現,馬鑫被老師招入校英式橄欖球隊,并作為交大猛虎隊“五虎”之一出戰了2015年NFL中國腰旗橄欖球賽(上海站)。問他為何這么拼,他說,巨人迪迦教他要永不言棄。   

       要么不做,做就要做到極致,這是馬鑫做事一貫的作風。作為團支書,他組織同學開展了“團改金”活動,從擺攤、問卷調查,到設計宣傳貼紙、最后的答辯,他事無巨細、認真對待;他能設身處地為同學們著想,熱心邀請了學長學姐來做學習經驗分享,讓同學們收獲頗豐;課程分組做PPT,他除了及時完成自己的部分,還會積極幫助同組同學整理、優化,像雕琢工藝品一樣去完善PPT,不斷提升展示效果,精益求精。   

以誠待人:做該做的事

       馬鑫為人真誠、不卑不亢。他關注弱者,注重公平。班級要評選三好學生,已經獲得過一次三好學生的他,主動要求不再參與評選,將機會留給其他同學。   

       說起最崇拜的人,馬鑫脫口而出:居里夫人。他崇拜的不只是她偉大的學術成就,更看重的是她的學術態度。他認為,居里夫人淡泊名利,有著堅忍不拔的精神,她的研究是對真理的探討而不帶有功利性,是真正而純粹的科學家。馬鑫希望有一天也能達到居里夫人的思想境界,做純粹的科研人,從事純粹的科研,與世無爭。正如居里夫人在《我的信念》中所說,“在大自然的景色中,好像迷醉于神話故事一般。”   

       他一直堅信著,“最后,石頭也會發芽,也會粗糙地微笑。”小花在石頭中生長,在逆境中奮斗,以微笑回報冷遇,以真誠喚醒真誠。所以,他用這句話勉勵自己要樂觀地面對生活,豁達地寬待他人,以及只要努力,要相信不可能也會成為可能,奇跡也許就會出現。   

       一晃已經長大了,他不再是初中那個混在女生中唱《小小少年》的稚氣的小男孩了。一晃他已經離開了家鄉,小時候夏夜乘涼時對天空的幻想也永遠地成為了回憶。一晃肩膀上的擔負不知不覺地已經沉甸甸了。他懷念過去,同時也憧憬著未來。人生之路的每一階段都有美麗的風景,相信不屈不撓的努力,相信戰勝死亡的年輕。他也要去摘星星,哪怕去的路上荊棘滿地。 

上海交通大學生命科學技術學院 Copyright © 2017 滬交ICP備05029. All Rights Reserved.

赢彩彩票|欢迎您